没人再惯着吴亦凡,曾经的宠儿,如今的弃子
一夜爆红的吴亦凡,又一夜之间被资本抛弃了。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  燃财经出品  |  作者:邓双琳 冯晓亭 闫俊文  |  编辑 :邓双琳

一夜爆红的吴亦凡,又一夜之间被资本抛弃了。

一位叫“都美竹”的大一女孩在微博爆料,称与吴亦凡恋爱期间遭受冷暴力,并称吴亦凡存在“选妃”及“诱骗”未成年女孩的行为,随后,又有多位自称和吴亦凡有过关系牵扯的女孩纷纷晒出聊天记录,以佐证吴亦凡的行径。

这种戏码不是第一次在吴亦凡身上上演了。早在2016年,吴亦凡就曾被“小G娜”曝过恋爱期间冷暴力,而后,吴亦凡又曾多次被拍到和不同女孩约会。

但这些桃色花边新闻,并没能让吴亦凡的资源遭受重创,反而让他一次又一次平稳渡过。“他就像一个被惯坏了的孩子,犯错次次有人兜底,以为做什么都会被原谅。”业内人士介绍,吴亦凡屡次“落水不湿鞋”的背后,实则是资本、粉丝甚至大众对“顶流”的包容度都太强了。

但这一次,情况不同了,没人会再惯着吴亦凡了。

即便还没有彻底的“实锤”出现,但在都美竹发出“决战书”的24小时内,各大品牌方就纷纷与吴亦凡撇清了关系。截至发稿前,与吴亦凡有合作的内地品牌已经全部陆续宣布和吴亦凡终止合作关系。国际品牌也开始和吴亦凡割席,路易威登宣布“暂停与吴亦凡先生之合作关系,直至司法调查结果公布”;保时捷宣布“终止与吴亦凡先生‘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代言人’的合作关系”;而兰蔻虽并未在官方微博发声,但在其官方旗舰店告知“兰蔻与吴亦凡的合约已于2021年6月底到期,相关宣传已终止”。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也针对此事表明了态度,称“演艺人员如若触犯法律自有法律严惩;在不触碰法律底线的基础上,如若违背公序良俗并造成恶劣影响,行业自律惩戒也绝不会手软。”

图源 / 微博 燃财经截图

这一次,公众舆论也不再倾向吴亦凡,就连大部分粉丝,也都表示“失望至极”,纷纷脱粉。吴亦凡的口碑显然已经降到从业以来的谷底。

这场“顶流坍塌”的戏份有些眼熟,半年前刚刚在另一位“顶流”郑爽身上上演过,郑爽代孕事发后的48小时内,相关品牌也迅速发布解约声明撇清关系。

1月18日,女星郑爽被前男友张恒曝出代孕、弃养的新闻后,比郑爽的回应来得更快的是Prada的解约声明。1月11日,Prada才刚刚官宣包括郑爽在内的三位品牌代言人,郑爽深陷负面风波的次日,Prada就迅速作出反应,表示集团已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关系。Prada有所动作后,郑爽所代言的其他品牌也立即跟着割袍断袖,连夜加班撤物料。

水能覆舟,亦能载舟,资本能够助推他们成为“顶流”,也能一夜之间把他们“拉下神坛”。

劣迹艺人背后牵扯的利益无数,每个举动都会引发一连串的蝴蝶效应,受劣迹艺人影响的一众品牌方就是最直接的利益受害者。艺人的舆情会左右品牌的声誉,一旦对艺人的负面处理不当,对品牌方的打击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在多次遭遇劣迹艺人的翻车后,品牌方已经学会如何最大限度的降低代言人带来的负面影响了——那就是不该惯着的绝不手软,即便是所谓的“顶流”。

一来,如今的品牌方在合作时基本都会和艺人签“道德合同”,这样艺人出现负面新闻后,可以无责解约并向艺人索要赔偿;二来,近年明星的代言价值正在式微,营销环境的变化让明星顶流不那么受品牌主的欢迎,或者说,不是无可替代的选项。在直播电商兴起的当下,一个明星的带货量可能都不如一个专业主播。

资本都是现实且趋利的,这种情况下,谁还愿意把“顶流”像祖宗一样供着?

昨天深夜,久未露面的郑爽在微博里发长文求原谅,为代孕道歉,并希望大家再给她机会。或许,吴亦凡也该认清,被惯坏的自己,该如何走未来的路了。

品牌不留情

这个七月,吴亦凡注定不好过。

7月8日起,都美竹在其个人微博平台上接连发布数篇长文,文中曝光的“欺骗感情”、“与多位女生有染”、“涉及未成年少女”等控诉皆指向吴亦凡。但由于早期缺乏证据支持,让整件事蒙上一层不确定性。

“说实话,从最早6月份传出吴亦凡有5位绯闻女友时,我就一直关注事情的走势,只不过那时都美竹还只是其中一位绯闻女友,而这个月,都美竹翻身掌控了舆论风向的主动权。”业内一位品牌负责人王轩告诉燃财经,在互联网加持下,想要通过网络造势达到某一目的变得尤为简单,“像靠着炒作聚集人气,而被法制日报点名的孙一宁便是前车之鉴。”

7月17日,都美竹在微博曝光吴亦凡方提供的“和解协议”之前,王轩都还觉得这无非又是一场闹剧,用他的话来说,“那时以为都是一方在发表言论,想着让子弹再飞一下。”但被明显埋下“敲诈勒索”圈套的和解协议一经公布,王轩立场有些许动摇,“与和解协议同一天曝光的,还有女方与微博号为‘凡世文化’的聊天记录。虽然是个小号仍存在很大疑惑,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舆论还是让我有些偏向于女方。”

果不其然,在次日18日中午,网易娱乐对外发布了都美竹的独家专访,文章也向外界曝出更多不为人知的细节。都美竹先是在18日中午微博转发网易娱乐发布的采访文章,紧接着在当日下午又连发多条长博文,内容透露的“迷奸、诱奸未成年少女”若为真,那这起风波将把普通舆论事件上升为刑事案件。

都美竹还在微博立下一篇“檄文”,“吴先生,我给你二十四小时时间准备开新闻发布会……”

发现事件严重后,与吴亦凡进行商务合作过的多家品牌均有所行动,纷纷对物料进行了权限设置,吴亦凡微博转发过的合作微博大多被隐藏。随后,各大品牌开始陆续与吴亦凡解约。

首先与吴亦凡解除合约的品牌是韩束。18日晚上7点08分,韩束品牌官方微博发文称:“韩束品牌已向吴亦凡方发出《解约告知函》,已终止一切品牌合作关系。”在韩束宣布解约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音频客户端(云听APP)、立白也于18日当晚宣布终止与吴亦凡的一切合作。

微博截图

为了事态能够得到有效控制,在事件中从未公开发声的吴亦凡方,也开始在网上发文回应风波。19日早上,吴亦凡通过起认证微博发文称,“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会自己进监狱”,随即吴亦凡工作室也在微博发布声明,宣称“都美竹编造吴亦凡不实信息,蓄意煽动舆论,一边频繁联系工作室,索要巨额款项,作为其删除停止发布相关信息的前提条件。”

但吴亦凡方的发声,并未对自身的商务资源起到保护作用。

19日,康师傅、腾讯视频、乐堡啤酒等品牌也相继发布声明,宣布终止与吴亦凡方的相关合作。

“这么多个品牌,要说最受伤的当属腾讯视频。众所周知,吴亦凡待播剧《青簪行》是腾讯视频投资的S级大项目,总投资为3-4亿元。现在吴亦凡的地位岌岌可危,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郑爽,那这部投资数亿的影视作品能不能上映成了未知数。”王轩补充道。

除了合作品牌宣布解约外,就连曾与吴亦凡进行过合作的几个品牌,良品铺子、华帝、得宝、王者荣耀四个品牌,也在此情势下出面告知网友及消费者,表示品牌与吴亦凡方相关合作已到期或结束。

除内地品牌纷纷宣布与昔日顶流吴亦凡割席外,国际知名品牌也紧随其后,路易威登宣布“暂停与吴亦凡先生之合作关系,直至司法调查结果公布”;保时捷宣布“终止与吴亦凡先生‘保时捷中国赛车运动代言人’的合作关系”;而兰蔻虽并未在官方微博发声,但在其官方旗舰店告知“兰蔻与吴亦凡的合约已于2021年6月底到期,相关宣传已终止”;宝格丽在20日凌晨也发表声明与吴亦凡终止合作。截至发文,仅剩欧莱雅一家尚无相关表态动作。

“具体损失金额还不清楚,但肯定过亿元了。”王轩认为,吴亦凡作为顶流明星,商业价值不菲,身上的代言无论从数量和质量来看都首屈一指。从目前对外宣布已经终止或暂停合同的品牌来看,领域覆盖奢侈品、护肤品、游戏、日化品等多种类型。“这次品牌大范围进行切割,吴亦凡单是代言费的损失就很大,如果说合约里有赔偿条款,比如艺人因个人问题给品牌带来了负面影响,品牌方可以索要赔偿,那么损失金额可不止这个数了。”

从宠儿到弃子

曾经的内娱,对吴亦凡这位“顶流”相当包容。

吴亦凡“塌房”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6年,就有一位名为小G娜的网友发微博控诉吴亦凡恋爱期间无辜消失、冷暴力,并且向卓伟曝光了长达100多页的聊天记录。然而,这次事件不但没有“锤死”吴亦凡,反而替吴亦凡立下了“纯情大男孩”的人设,甚至在小G娜事件后,吴亦凡的事业还迎来了巅峰。

与如今“墙倒众人推”的情境截然不同,当年的吴亦凡遭遇小G娜事件的公关危机后,与成龙关系密切的耀莱影视集团,直接官宣签下了吴亦凡,并为他发出了律师函。

在采访中成龙还为其撑腰,“每个人都有负面新闻,个个都有,我都会有啦,那些新闻会过去。我不会骂他,只会让他低调少出声。”

吴亦凡当时代言的牙膏品牌舒客也发微博挺他,称“守护每个你,守护每个笑容”。

连吴亦凡参演、当时还未上映的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也发微博表示,“夏木,谁也不能欺负你,我们都在。”

在众人的保驾护航下,吴亦凡的资源比“塌房”前更上了一层楼。

同年,吴亦凡接下了奢侈品牌巴宝莉代言,成为首位非英裔代言人。2017年,吴亦凡又成为宝格丽的代言人,随后,又成为LV的品牌代言人,高奢护体,吴亦凡的商业价值走上颠峰。

影视资源也迎来了飞升。2017年,吴亦凡在徐克导演周星驰监制的《西游伏妖篇》里成功拿下一番男主,同年,吴亦凡还出演了卢克贝松执导的《星际特工》。

图 / 豆瓣

随后,《中国有嘻哈》的开播,更是助推了吴亦凡在说唱圈和综艺上的价值。即便被人诟病“唱跳双废”、“恋爱塌房”,但凭借着资本对吴亦凡的包容,他依然被助推成了“顶流”。

后来,吴亦凡身上的桃色花边绯闻没有断过,但资本依然对他很宽容。2019年,吴亦凡与21岁的北电学生秦牛正威在地下车库的亲密视频被曝光,今年5月,吴亦凡又再度被曝光与网红“小怡同学”包场看电影,但这几次“塌房事件”依然没能把吴亦凡拉下神坛。

当吴亦凡“落水不湿鞋”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时,都美竹事件发酵了,这次,资本却不再惯着吴亦凡了。

曾经对吴亦凡青睐有加的品牌方们,在24小时内纷纷官宣与其解约。腾讯视频宣布撤销了与吴亦凡品牌代言人的合作,并表示与吴亦凡方终止了一切品牌层面的相关合作,也表明了影视平台对吴亦凡的态度。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发声,也基本表明,这个圈子准备放弃吴亦凡了。

“顶流”的光环都是靠粉丝来加持,然而这次,连粉丝也不再替吴亦凡保驾护航了。718原本是吴亦凡与粉丝“梅格妮”约定好的生日日期,却成了粉丝大型脱粉现场。

如同都美竹微博所言,吴亦凡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有一个过分溺爱你的妈妈,再加上这十年国内文娱市场发展迅猛,但因种种原因相关配套没跟上,资本逐利催化畸形饭圈文化,导致你走到了今天。”

前三十年顺风顺水的人生,让吴亦凡失去了危机感和分寸感,以为所有的错误都可以像前几次一样逃脱掉。

但这一次,不会有人再惯着吴亦凡了,吴亦凡彻底从“顶流”跌落下了神坛。

顶流的价值在消解

品牌与合作艺人的切割来得如此迅速,这让外界想起了半年前的郑爽。

2021年1月11日,郑爽被前男友张恒曝出代孕、弃养的新闻后,1月18日,Prada表示集团已终止与郑爽的所有合作关系,随即稚优泉、Aussie洗发水在社交平台上也删除与郑爽相关的合作记录。郑爽曾拍摄的《时尚芭莎》杂志官方微博将郑爽相关内容设置为不可见,华鼎奖也宣布撤销郑爽荣誉称号并收回证书和奖杯。

营销专家杨泽说,一方面是吴亦凡、郑爽犯的不是一般错误,这是道德方面的问题,品牌为了正面形象,需要快速解除关系,尽量减少损失,后期可以由法务来跟进;另一方面,无论是郑爽还是吴亦凡,品牌方看中的是他们的粉丝群以及粉丝群在各个平台的影响力,品牌方可以借助这个影响力上热搜、吸粉、带货,而他们出现的这些负面也损害了很大一部分他们的粉丝群体,所以解约可能还会留住一些人。

明证就是第一时间切割的品牌公司韩束。据悉,7月18日晚间,韩束淘宝直播间累计销售额突破了680万元,在此之前,韩束的前七场直播最高销售额也不过20万元。观众纷纷在屏幕中打出“我来支持一下”“打出WYF会不会有折扣”等字幕。

燃财经在《十个郑爽也伤不透Prada的心》一文中指出,品牌公司与明星艺人的合作,会专门列有“道德合同”,“道德合同”里的一些条款内容可能会细化到演员在整个过程中不能吸毒,不能离婚,甚至不能传绯闻。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严哲瑀说,一般来说,品牌方会有些道德条款进行约束,以应对一些舆论危机,比如出现丑闻等舆论危机,可以无责解除,其实这些道德条款很多都是双向约束的,如果品牌方行为不当,也有很多艺人会解除与品牌方的合约。

严哲瑀说,如果品牌方没有约定道德条款,按照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也可以尝试以合同目的不能实现进行法定解除,因为艺人形象严重受损对于代言合同的本质履行是有严重影响的,很可能达不成代言合同的目的,当然这个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像合同条款约定这么明确。

“明星代言”式的广告营销正在式微,营销环境的变化让明星顶流不那么受品牌主的欢迎,或者说,不是不可替代的选项。

行业调查显示,从2019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间,每个季度中约70%的广告主选择新媒体平台开展营销投放,其所属行业主要集中在快消、美妆、3C/IT/电子、网络服务、零售等快消领域。依靠KOL开展直播营销、短视频营销、社交媒体营销等,成了广告主们最关注的方向。

良品铺子有关负责人告诉燃财经,他们把直播带货营销层次分为4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培养自己的主播,良品铺子招了4名“专业主播”在各大平台上直播;第二层次是签约了一些MCN机构,和机构里的专业主播合作。

第三层次是与明星主播合作。迄今为止,良品铺子先后和刘涛、刘敏涛、傅首尔、杨颖、沈涛等明星合作直播。第四层次则是与顶流带货主播合作,比如薇娅、李佳琦。

良品铺子这样解释这四层级的不同。第一层和第二层更偏重“展示”与“带货”,第三层和第四层更偏重于品牌、产品、企业形象的多重输出。

在现代营销环境下, 企业的营销方式变得多元了,甚至明星代言不是必须品了。例如泡泡玛特和喜茶这样的新消费品牌,都没有请过明星代言人。

当粉丝与大众抛弃明星偶像时,以用户为导向的品牌公司也会跟进。别忘了,明星偶像的本质是粉丝经济,影响力经济。

明星需要认清,不管自己有多红、是不是顶流,这些都是粉丝给予的价值,而资本看中的也并不是明星本人,而是其背后的粉丝带来的商业价值。不知道如今的吴亦凡是否明白了这一道理。

参考资料:

《24小时后,吴亦凡等来LV的声明》娱记四道杠

《吴亦凡,一个顶流一夜倾覆的先决条件》骨朵星番

*文中王轩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