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云从率先上市,AI四小龙二级市场价值揭盅
AI热潮褪去,暴露盈利困局,昔日“AI四小龙”上市皆不顺。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AI与各个产业结合落地、进而产生经济价值,仍有漫长的路要走。

文丨BT财经 HAN

7月20日上交所公示,以CV(计算机视觉)起家、随后晋身“中国AI四小龙”的云从科技IPO申请已通过科创板审核,这意味着公司上市进程有了实质性进展,云从有望成为AI四小龙中率先登陆资本市场的“第一股”。

AI一度是科技和资本市场最炙手可热的关键词,在炒作褪去后回看,所谓“人工智能企业”的经营暴露出不少问题,盈利困局是表象,深层的痛点仍是难将AI与医疗、物流、金融、芯片等产业结合落地、进而产生经济价值。

| 云从IPO的盈利难题

早在2020年12月,云从就披露了上市文件,七个多月后的2021年7月底方才“过会”。

为什么是云从摘得AI四小龙第一股?

在AI四小龙乃至全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中,云从核心创业团队中科院的出身可谓独树一帜,“孵化自中国科学院”、“国家队”也是公司自我宣传的亮点,在官网介绍中被多次提及。此次招股书中披露,云从科技的两大主营业务是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和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详细来说,公司在招股书内介绍已经为多家金融机构提供技术和服务、为学校景区等场景提供智慧治理服务、为机场提供智慧出行解决方案。

不过“国家队”也面临盈利难题。从2018年到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录得4.84亿元、8.07亿元、7.55亿元,亏损额录得2亿元、17.63亿元和7.21亿元,尤其是2019年的亏损额较大,背后原因公司实施股权激励。另外在招股书中提到了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

从股东结构来看,云从科技的创始人周曦实控公司股本约23.32%,融资历程中“国家队”身影频现,包括上海国企改革发展股权投资基金、中国国新、广州产业投资基金等。

AI技术如何从实验室落地到生产实践,是云从乃至全行业的痛点所在。人工智能概念开发成本高昂,以云从为例从2015年3月的天使轮算起,已经累计获得超过35亿元融资。此次IPO公司计划募资37.5亿元。必须正面的问题是,如果不能结合生产带来切实经济效应,这些巨额资金或要打水漂。

| AI四小龙各自艰难

被誉为AI四小龙的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都是从CV(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并在融资路上获得巨额资金加持,被视为人工智能行业领军的四家头部企业。

虽然同在AI领域开疆扩土,但是四家企业的重点发展方向已经出现分化,呈现在不同的细分领域各自深耕。比如依图在“AI+医疗影像分析”方面所有突破,云从在金融领域的AI学习和数据分析方面领先,旷视科技围绕AI核心的行业物联解决方案是优势,商汤在监控分析等方面与政府和企业达成了不少合作。

虽然各自风光,AI四小龙也面临同一个艰难问题:盈利。截至目前四家企业都没有摆脱亏损,年亏损额少则10亿元上下,多者超过66亿元。

正因如此,AI四小龙在登陆二级市场时都不太顺利。旷视科技2019年曾经冲击港股上市,2020年赴港上市计划搁浅,后来又在2021年3月冲击科创板上市,目前仍在排队状态。依图科技也曾经冲击科创板,后于2021年6月撤销上市申请。

在二级市场失意阴霾不仅笼罩着AI头部四小龙,更困扰着整个AI行业。在知乎上已经有答主指出AI就业前景越来越严峻了,也有消息称亚马逊等巨头正在裁减AI人员;亦有反对观点称资本市场的信心波动不能代表AI技术衰落,它正在细枝末节中扎根。

上市之路多舛,四小龙背后投资方情绪如何?BT财经发现,云从背靠“国家队”身份,旷视曾经获得国资背景的企业领投,依图曾经获得工银国际、浦银国际、高瓴资本等机构的投资,商汤获得过阿里和软银的投资。

从目前消息来看,没有投资人意愿强烈退出的消息释出,不过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倒下一片AI企业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AI四小龙估值排名由高到低为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分别为500亿元、300亿元、200亿元和140亿元。此次“老三”云从率先上市,或将为整个行业估值“定调”,水深水浅,蹚蹚便知,答案即将揭晓。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