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教培机构的“寒冬”已经降临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燃财经出品

作者 | 张 琳 冯晓亭 曹 杨

谢中秀 侯燕婷 孔月昕

编辑 | 邓双琳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夏天成为了众多教培机构的“寒冬”,而身处风暴之中的从业者们,个中滋味更加难以言说。

今年3月以来,有关培训机构的整顿接二连三落地。7月24日,“双减”文件正式出台,其中提到,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节假日、休息日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不再审批新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上市融资等。

随后,教育股大跌,新东方、好未来等,跌幅超过70%,目前,估值达到155亿美元的猿辅导和估值超过110亿美元的作业帮等,想要上市也变得遥不可及。

教培机构只能或转型或上马新业务,寻求出路。素质教育成为了部分教培机构急于抓住的一根救命“稻草”。企查查APP显示,新东方、好未来在苏州市设立的多家公司,在今年6月下旬至7月上旬期间,集体变更了经营范围,且其新增项目大都与素质教育相关。

但素质教育的市场份额远远小于学科教育,不足以支撑现有的教培行业,因此,又一次裁员大潮席卷而来。

据晚点报道,7月25日,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曾召集管理层会议,定下了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每个中心平均上千人,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这意味着,高途有近1/3的人会离开。

据钛媒体7月31日消息称,陈向东再次向全体员工宣告了裁员决策,陈向东称,“因为行业、政策、市场等的变化,很多优秀技术人才会“逃离”教育行业,很多优秀的管理者会离开教育行业,很多优秀的大学毕业生会不再选择教育行业,所以高途必须精简。”

好未来也已确认开始裁员。据晚点消息,7月27日下午,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在公司中高层双月会直播中向自己的员工确认了公司的命运:“裁员是肯定会裁员的。”

“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也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张邦鑫的演讲第一次向好未来员工明确了大裁员的到来。虽然好未来也表示,公司不会倒掉,不会给留下来的人降薪,撑过这段时间,还会给股票价值几近清空的员工们补偿。

时代的一粒沙,落在一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大公司突然遭遇政策压力,尚可以选择转型。可许多在教培机构里深耕许久的员工们,面临的则是整个行业都垮了,多年的职业经验和规划一朝化为乌有,只能选择跨行从头再来。

如今,在微博上搜索“裁员”,显示出来的全是在线教育等课外培训机构的裁员消息,高途、学而思、新东方、掌门、火花思维、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等,均无一幸免。在脉脉的社区里,即使还在职的员工,彷徨焦灼感也在他们之间迅速蔓延。

本期小酒馆,我们找来各大教培机构中不同岗位的小伙伴,听他们讲述这场变革风暴给他们带来哪些影响。在他们中,有一年内接连跳槽四家培训机构的课程顾问;有毕业以来一直在教培领域,如今却不得不跳出“教培圈”的高途教研老师;有可能除了去卖房别无选择的辅导老师;有50多天就离职了的前作业帮数据分析师;还有在“双减”政策前抄底教育股,如今欲哭无泪的上市教育机构运营经理;有对未来职业规划十分迷茫得新东方助理主管……

对于下一步的打算,他们有的打算考教师编制,有的打算回学校读研,有的打算转行,有的还在迷茫中徘徊,“在教培机构干了这么多年,突然被裁员,一下子还真不知道能做什么了。”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

毛毛 | 23岁 课程顾问

毕业已经一年的我,现在还在每天骑驴找马投简历找工作,说起我的从业经历,那就是一把辛酸泪。从去年6月份正式参加工作起,我就换了4家教育机构,但没一家干得长久。

2019年,我在上大三时,便在新东方旗下一家培训机构兼职当助教,时薪18元,3个月的实习期后,时薪涨到了20元。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很多机构线下转线上,就连新东方也在多个城市推出了OMO在线课程,我也相应被调到了OMO教育板块部门工作。

在新东方实习工作期间,我也积攒了一些课程管理和运营的经验。后来,我在2020年7月领到毕业证时,关于转正工资和新东方公司谈不拢。恰好那时我一位在学霸君工作的学姐,问我有没意向过去学霸君工作,工资待遇方面也较为丰厚。

虽然2020年3月,网上就有爆出学霸君拖欠员工工资,但由于学姐给我极力保证,“网传有些不符,只是公司和离职员工有些遗留问题没解决,正职员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于是在当年8月我正式入职学霸君,工作内容变化不大,但工作确实不轻松,加班是常有的事。

但就在2020年12月某天,学霸君毫无预兆“暴雷”,更神奇的是,外界都在传我们快要倒闭的时候,我们内部还在以各种优惠条件劝说家长续费,说实话当初也是真没想到公司内部资金链出了这么大的问题。暴雷之后,高层也有积极给我们这些员工找下家,当初的我算幸运,经过了作业帮的面试,在当月就去了作业帮上班。

作业帮的工作对我来说,其实很难接受,说是短期班班主任,但带有销售性质,而且销售的比重还不低,每天寸步不离手机,不是加微信就是打电话拉群,可以说没天没夜地在工作。今年春节过后,因为长期熬夜导致我身体也出了较大问题,那时作业帮内部也开始在进行裁员,还没过试用期的我索性也递交辞职信离职了。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离职后没多久,在今年2月底,已经在3家教育机构工作过的我,在招聘软件上应聘了掌门一对一,面试通过后,我在3月初入职了,合同约定试用期为6个月。从3月入职到现在,期间我工作是没受太大影响,但是随着监管趋严,业内不少公司都传出大规模裁员的声音。

虽然我没受多大影响,但身边有认识的其它城市分部同事,和我差不多时间入职还处于试用期,就被以“录用条件不符合”为由辞退。现在“双减”文件正式落地,主管最近天天开会,就是商量怎么安置我们这些员工,预计会优化一部分员工,但毕竟我们负责小班课,现在暑假还在行课,所以也没出来具体针对措施,估计还是想稳住老师为主。

但由于我现在还没过试用期,公司辞退我也不需要任何补偿,所以最近一周我也在找工作。现在思绪很乱,毕竟一毕业就从事这行,要转行的话,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转哪行。我现在很焦虑,准备了两份简历,一个是主攻运营岗的,一个则是销售岗的,反正就是海投,但肯定不会再选择教育行业了。

曾是辅导老师,唯一的工作经验是销售

小雨 | 25岁 作业帮辅导老师

曾经,很多身边的同学都羡慕我工资高,现在,轮到我羡慕他们工作稳定了。

我本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对于没有经验的应届生来说,一开始工资会很低。可除了本专业我还能做什么呢?打开招聘软件,到处都是在线教育的招聘信息,职位以辅导老师、社群运营、规划老师、课程顾问居多,工作待遇都不错,且看起来门槛不高。

抱着一颗对辅导老师教学育人的憧憬,我进入了作业帮。真的进来了以后感觉自己的工作跟教育的关系不大,很像电话销售。除了定点吃饭,其他时间都在打电话,一天还要开4-5次会,还要喊口号。

虽然跟我预想的不太一样,但无论是在我眼中,还是在亲戚朋友看来,这都是一份好工作。一方面工资比较高,我有很多同学从事了本专业,工资只有我的三分之一,他们很先羡慕我挣得多;另一方面,爸妈也觉得公司比较有名,相对有保障。

可背后的艰辛只有我们自己清楚。辅导老师身上的KPI很重,公司不仅考核员工成交的GMV,还会对员工的过程数据提出要求。所谓过程数据,指的就是销售过程中产生的数据,包括加微率、学生做题数量、线上家访次数和出境率等。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为了完成KPI,我们只能拼命地游说家长报课。发信息、打电话、发语音和打语音电话,一天到晚都在不停地联系家长,跟家长聊孩子的情况,让家长报课。并且,像团长和组长等相关负责人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不停地催我们加微信和打电话,并将过程数据实时反馈给他们,如果我们当天的过程数据不达标,他们就会在下班前直接点名没达标的员工,基本上都会被要求第二天早上来加班。

“双减”政策后,在线教育机构广告投放被禁,因为没有了广告拉新的渠道,公司只能从已有的老客户身上想办法,提升复购率,压力自然都落在我们这些一线辅导老师身上。

白天家长们都上班,我们只能晚上联系他们。一两次还可以,次数多了家长就急了,一开始会说“很晚了,老师你不要打扰我们了”,久而久之,家长会把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有些原本可能还有报课意向的家长,直接被烦跑。

现在,除了每天要全力以赴完成KPI,我还要担心下一个被裁员的是不是自己。如果不考虑专业相关的工作,我现在唯一的工作经验就是销售,难道接下来我要去卖房?我真的很迷茫。

在高途很愉快,但我就要离开了

呆呆丨年龄保密 高途教研老师

我是2020年下半年从另外一个在线教育平台跳槽到高途的,当时是冲着在高途可以专注做教研,更符合我的职业发展规划。但没想到,在这边工作了不到一年,我就要离开了。听前单位同事说,他们情况也不太好。

有什么办法呢?“双减”政策落地,谁也抵不过大势。高途、好未来、作业帮、猿辅导全都在裁员。高途13个地方中心,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有伙伴在小红书透露,武汉、郑州也要优化。我所在的北京中心几乎“团灭”,多数部门全部裁撤,只有一些部门留了一点点人。但具体我也不知道留的哪些部门、哪些人。

在线教育这两年随着资本的涌入,的确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靠不计成本地烧钱拉新,有些机构老师更偏向于“卖课”而偏离了教育本心。但在线教育也是有价值的,尤其是疫情期间,我们可以明显看到,有线上教育经验的公司提供的课程和服务更有优势和保证。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线上不完美、线下也是,学校一样。

在高途这半年,我过得愉快且充实。可能因为工作内容我很喜欢,可以专注做教研(制作教材、练习册、课件等)。公司团队的氛围也很不错,大家会一起努力、一起奋斗。高途也是一个很有人情味的公司,节日礼盒、生日会等员工福利一个不落。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这次裁员,高途也严格按照法律规定严格执行了“N+1”,工作不到半年、没转正的按照“0.5+1”给了,不到一年的也给足了“1+1”。有伙伴在脉脉说TOP伙伴甚至可以拿到5万元的遣散费,也有伙伴在微博晒工作半个月拿了1.5万元(工资加赔偿)。“分手见人品”吧,虽然说裁员给赔偿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现在变相逼你自动离职、不给赔偿的公司那么多,高途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样做,确实很让人窝心。

7月30日,Larry(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了全员邮件,说了一堆掏心窝子的话,向大家交代为什么要裁员,说“账上的现金足够我们活3年到5年”,未来要“改革”、“聚焦”、“精简”,也说“如果有一天高途还能东山再起,希望大家还能回来”……有伙伴回应了这种期待,说“高途若召必回”。

但我还是犹豫居多,高途东山再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而现在我正在考虑转行。毕业以来我一直在教培领域工作,而现在的形势下教培前路在哪里已经不清晰,逼我只能跳出“教培圈”。只是具体转向什么还不知道,想看看资料、思考然后再决定前路。

从作业帮到滴滴,我成功转行了

阿长|28岁 前作业帮数据分析师

4月份,我从尚德离职来到作业帮。此前,我在尚德待了一年多,负责天猫店的业务数据分析。我之所以想来作业帮,除了作业帮是K12教育的龙头机构以外,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作业帮开始发展直播电商,有天猫、京东、拼多多、抖音、快手、有赞6大平台,我都可以接触,这对我未来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从入职第一天,我就申请了高配置的台式电脑,毕竟做数据分析,硬件软件都很重要。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电脑还没下发,我每天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手动做demo,很麻烦,是不可能一直手动做下去的。我也一直在问行政,什么时候电脑能够配置下来,行政总是告诉我,还在审批中。

5月份,作业帮和猿辅导被顶格罚款,我就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在这种情况下,整个公司的业务都会受到影响,何况是电商业务?所以我申请资源才会被卡着一直没有审批通过。而且我猜测,政策会越来越严格,在线教育的业务受影响只会越来越大。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本来,我的职位也只是隶属于业务部门,不是什么独立的、重要的部门,再耗下去肯定会耽误我自己。所以6月初,我就辞职了,准备转行业,不继续去在线教育公司了。

跟我同一天离职的,还有我们的HR。她告诉我,此前她就在负责裁员,最后把自己也裁了。现在我听前同事说,裁员还在进行中,最近上海一整个部门都被裁掉了。

在作业帮短暂的这段工作经历有点尴尬,导致我找工作面试都不太顺利,不过我打定主意要转行,不再留在在线教育领域了。

辞职快两个月后,刚好在这几天我拿到了滴滴的offer,待遇还不错。

听到“双减”政策爆出,我感到十分庆幸,虽然这两个月没有工作过得有点难,甚至想过离开北京,但现在看来,我当初选择辞职是非常正确的决定。

在新东方三年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办

木易 | 25岁 新东方助理主管

2019年初,为了追随女朋友的脚步,我选择在她就读学校的城市找工作,因为个人对做老师教书育人有一种天然的使命感,所以我把目光放到了教培行业。由于薪资水平合适、工作经验要求也不苛刻,教培机构便成了我这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眼里最具性价比的职业选择。

我给当地的新东方和好未来都投递了简历,因为当时急着找工作,所以先发来offer的新东方成了我的最终选择。

刚工作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不低的薪水,还算喜欢的职业,新东方给辅导老师的KPI也没有那么难完成,领导也非常赏识我,工作一年多就将我从普通教师岗提拔到助理主管,还给我安排了一条详细的培训晋升规划,我和女朋友还有家人都对这份工作很满意。因此,虽然教培行业人员流动性大,但我始终没有考虑跳槽,加上我又是个喜欢稳定、喜欢教育行业的人,所以我甚至计划着在新东方长久地干下去。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然而,“双减”政策一出,我这个稳定的工作似乎不那么“稳定”了。虽然政策率先冲击的是线上教育企业,新东方暂时还没有大规模的“裁员潮”和 “离职潮”,但是我们这个校区总的业绩比起往年依然要差了不少,听说其他校区的情况也差不多,度过了这个暑期班之后,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

现在我们上面的领导几乎每天都在开会,讨论未来转型的方向,比如现在最火的素质教育和托管班之类的。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下面的小员工来说,在公司最终没有做出决策之前,每个人的心都是悬着的,毕竟不少大公司都在疯狂裁员,一旦我们也要离职或被裁,我们在就业市场面对的将是1000多万名有相似工作经验的竞争者。

今年年初,有过其他专注线上教育的机构要挖我,被我拒绝了,现在看来未尝不是一种幸运。毕竟相比于线上教育,新东方这种主要做本地线下教育的大集团,面对突然的冲击,还是有一定程度的抗压能力的,如果我当时去了线上教培机构,可能现在已经是裁员大潮中的一份子了。

现在的我虽然还没离职,但“双减”政策出台后,我想,我应该是时候离开这个行业了,可能过完这个“最后”的暑期班就会离开了。至于离职之后去做什么,我也很迷茫,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双减”政策前抄底教育股,我基本凉凉

何宁 | 27岁 某上市教育机构运营经理

我是在2019年年底左右进入在线教育行业的。当时换工作看机会的时候方向很明确,就是教育和医疗,原因是我觉得这两个行业都是和人息息相关的,肯定会长青。

我当时收到了这两个行业里两家公司的offer,最终选择了在线教育的公司。一方面,两家公司相比较来说,医疗那家公司还是侧重TO C端的,过于媒体化,而在线教育这家企业是一家成熟的上市公司。

另一方面,当时在线教育已经呈现出了一种蓬勃发展的趋势。虽然当时在线教育还没有像2020年那样过于疯狂的发展,但也是绝对的蓬勃时期。不管是楼宇之间的广告还是线下车站的广告牌,都能看见在线教育相关的宣传。再加上我本来就是媒体出身,也会比普通人对这个行业了解的更多一些。

进入公司之后,发展得还算顺利,和预期的差不多。升职了一次,加薪了两次。虽然升职比较虚,title偏概念,工作内容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但加薪是实打实的,幅度不算太大,却也是真金白银地在工资里得到了体现。

“双减”政策给我带来的影响,可能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因为我不是一线的老师,政策对我的岗位影响不大,也不太会涉及到降薪或被裁员等等,但对我个人经济上却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一年换了4家教育机构,现在只能转行了

我一直比较关注股票,今年以来,关于在线教育的一系列收紧政策就陆续被推出。政策影响之下,几乎所有在线教育公司的股票走势都不太好看。差不多是上个月月底,我就觉得不管是我们公司还是其他几家公司,股价都基本跌到了一个足以抄底的地步,我便丝毫没有犹豫,就下手了。

刚买的时候,股价也是反反复复的,但都属于小涨小跌,我也没在意。但到了7月23日,“双减”文件流出,股价就开始跳水,24号政策正式发布一直到现在,可以说我是彻底“凉凉”了。

不过,虽然股票被深套,但与很多被裁的在线教育同僚来比,我目前的工作还算比较稳定,不知道这能不能算是值得庆幸的事。

至于说转行,说实话我目前还没考虑。虽然在线教育这次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是对我而言,至少在工作上暂时还没有影响。

*文中毛毛、小雨、呆呆、阿长、木易、何宁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