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鸦片?我已经抄底游戏股了
精品化升级压力和未成年管控压力都是巨大的。但“团灭”压力,无限接近于零。

“我小时候不怎么学习。”

“正经人谁爱学习啊?”

“你爱学习吗?”

“我不爱。”

“你爱学习吗?”

“谁能在学习里找到乐趣?”

“找到乐趣了那还能叫学习?”

“下贱!”x2

8月3日,官媒一篇《“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的雄文,直接干碎了整个游戏板块,其中《王者荣耀》被重点点名。

资本市场上,腾讯、网易领跌,A股方面也不甘落后,三七互娱,完美世界,世纪华通等,跌幅均在5%以上。

我反正是抄底了。

| 顶层设计

抄底的勇气来自对游戏政策的顶层理解。

就在上周(7月28日),商务部刚刚公示了2021-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和重点项目名单。

其中,米哈游的《原神》,鹰角的《明日方舟》,沐瞳的《无尽对决》以及巨人的《球球大作战》等多款游戏赫然在列。

笔者认为,关于游戏的整顿和大地震,已经在2018年的那次“寒冬”中定调了。

2018年,有关部门发布了《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

也就是在那两年里,各种关于游戏行业的指导意见和相关文件密集出台,“精品化”,“品牌化”,“优质化”的方向已经是非常清晰了。

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2019年12月,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的一次讲话:

希望广大游戏企业精确定位方向、精心打磨产品、力戒浮躁风气,用好每一个版号资源,做一款是一款、做一款精一款。

要紧紧扭住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坚持差异化、品牌化发展路子,努力提高原创能力,开发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优质产品。

再来看“十四五规划”的总纲领,“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发展目标已经被写进了纲要之中。

规划全文中,也白纸黑字的写着“鼓励优秀xxx/xxx以及游戏等数字文化产品‘走出去’,加强国家文化出口基地建设。”

最近半个月来,本账号反复讨论的几个选题,“吴亦凡跌倒”,“腾讯音乐独家权”,“网易云音乐上市”,其背后也是一直在讨论同一个主线:“文化强国”。

实事求是的讲,与国内的制造业和互联网科技相比,我们的文化产业实在是不成气候。

但各位投资者绝对不需要怀疑国家对这一领域的建设决心,更不用担心自毁长城的可能。

以动漫产业为例。

邻国日本在该领域的大获成功,一度令我方高层十分羡慕。

早在2004年,一则《关于发展我国影视动画产业的若干意见》,就曾直接引发了各地政府的大干快上。

一时间各种“动漫文化产业园”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税收房租等减免不算完,有的地区还直接按分钟和集数来发钱。

良性的初衷被市场所扭曲,大量的企业为了赚取补贴不顾质量,只求数量。

2011年,中国全年动画片时长达到最高值,为26.12万分钟,成为世界第一动画生产大国。

结果便是,一代00后的童年被“又臭又长”全面占据。

当然,面对这一结果,我们也要综合考虑自己的人才梯队,行业成熟度,商业模式,当时海外优质作品的低价倾销等多种因素。

但重要的是,面对娱乐性文化消费品,有关部门十分清楚其中的能量以及相应的经济价值,怎么可能保守到一刀砍向自己?

总体来看,就游戏行业而言,精品化升级压力和未成年管控压力都是巨大的。

但“团灭”压力,无限接近于零。

| 偶然意外事件

一周前,K12教培行业靴子落地后,中概,A股港股都曾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雪崩。

在那篇文章中我们就分析道:

外资市场担心的是,类似教育这样的政策,会不会也落在医疗、游戏、电商、广告、地产、金融等其他行业上。——《教育市场化结束了

今天一整天,我们看到的段子也都是说“王兴剥削外卖骑手”,“短视频是成年人的精神鸦片”云云,大有对所有的新经济犁庭扫穴的架势。

诚然,整个行业的连根拔起,对资本市场造成的心智震动是巨大的。

但该行业的确实牵扯甚广,对我国具有极大的特殊性,这一点我们在此前的文章中已经详尽讨论过。

并且,证监会很快就在第二日与主要国际投行展开线上会议,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牵头,安抚称,教育行业的政策是针对性的,无意扩大到其他行业。

再来看经济参考报的那篇文章。

其背后到底有没有接收到某种信号指示,这样的文章到底是不是试探口风之作,我这个层次的人是无从得知的,大家其实都是在猜。

那么我个人的推断是这样的:这是一篇非常常规的深度调查选题稿件。

人们都说,字数越少,事情越大。

这往往意味着内容已经决定,探讨阶段已过,无需再主观表达,靴子落地。

反过来,字数越多,常规属性就越强。

读完文章我们可以看到,该篇的采访范畴称不上广,且有大量的评述性内容,带有强烈的作者个人色彩。

常理推断,如果是真的背着那么大的一个任务来的(摁死游戏行业),恐怕在稿件分量和谨慎程度上,会再上一个台阶。

随后,随着事情的迅速发酵失控,当日晚经参删除了这篇文章,并在标题和文章内容中,全部删去了诸如“电子鸦片”,“毒品”等措辞严厉的内容。

更是进一步印证了有关部门不希望引起过多的解读。

说到这里,我必须再多说一句:“但凡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如果你真的看了那篇文章,你一定不会对这位记者朋友口出恶言。”

早在2018年,犹记得过年回家,再次返京后跟同事交流,大家都揪心于老家的少年。

在四五线城市,尤其是农村地区,我们亲眼看到孩子对手机(“王者荣耀”)的巨大依赖,以及家中成人对这一现象的无能为力。

再考虑到留守儿童的特殊性,很难不对阶级固化,城乡差距进一步拉大等命题感到悲观。

我并不否认,下一代的教育问题主要在于家长。

但我必须指出的是,如果全然将责任推向家长,推向那些父母在外务工,由爷爷奶奶带着的农村家庭,实在是过于沉重了。

如果,你们坚持指望着老一辈农民的教育水平,可以同无数博士潜心研究的“游戏心流”,“消费者心理”进行正面battle;

米哈利·齐克森米哈里的心流模型

如果,你们坚持认为游戏企业在牟取了大量的利润之外,完全不需要对自制力更弱的少年额外负责;

如果,你们真的觉得现在的国产游戏市场质量棒棒,研究发力方向和主力收费群体没有出错,是不需要整顿的;

那我无话可说。

| 一个脑洞

自高中时起,我就一直在做一个白日梦。

我始终认为,教育和游戏是可以连接打通的。

云游戏,虚拟现实,元宇宙......

一个接一个的概念照进现实,这个白日梦不断地补充着细节,如今已经十分丰富。

在这款游戏里,学生们一起下副本,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拦住他们,提问道

已知二次函数图像的顶点坐标是(1,1),且经过原点,求该函数的解析式。

玩家领取孟德尔的支线任务,猜对豌豆的序列后方能领取双倍豌豆射手。

12岁前接受通识教育,12岁后有分院帽进行专职辅助。

18岁时一起下二战副本,主修化学的“炼金师”和主修地理的“冒险家”,成了人人必抢的小队角色。

下副本有积分,积分越多,解锁的副本越多;

大区排名前500的,每半年可参加一次盛宴副本。

企业500强中的顶级HR坐在一起观看直播,根据企业排名倒序选秀;

......

正如歌德所言:“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学生不上网?”

高中时期,我也是日夜出入网吧的少年。

直到大学最后一年,我才逐渐“在学习里找到乐趣”。

一个人改变自己的前提,是他被允许不改。

一个人热爱学习的前提,是他被允许不学。

这或许是游戏与学习的唯一区别,也是二者难以逾越的巨大鸿沟。

这种财大气粗的气定神闲,中国教育做不到,全球哪国教育都做不到。

教育压力巨大的本质是资源稀缺。

这里的资源不仅仅是指教师/教具/学校等,还指学生被分流之后,可以进入的优质社会圈层的有限性。

人只要一天还区分着三六九等,学生们就一天不能放松下来,去全然享受学习带来的乐趣。

学生当然可以骗自己一阵子,部分才高气清的家长也可以保持不给压力,但整个社会的无形共识,总能找到施压的地方。

所以,醒醒,一起来建设社会主义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