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自杀式闹剧”终收场

就在被抓前两天,叶飞还说,希望搞几个热搜。仅仅两天后,想上热搜的叶飞,将自己送上了热搜。

作者|陶婷

编辑|韩忠强

9月24日,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叶飞被警方抓走了。

这个消息来得突然,却又在情理之中。两个月前,自称想做个好人的“掮客”叶飞表示,会将上市公司“坐庄赖账”的戏码,持续爆料下去。

面对“中间人在法律上是如何定性”的提问时,叶飞回应称,“我只是个拉皮条的中介,没有操纵股价,也没有参与内幕交易。做中介也没拿到钱。我是证人,不是犯罪嫌疑人。”

彼时,在外界看来,想做好人的叶飞,早已没法回头。

“叶飞在爆料的那一刻,业内人都知道,他最终的结局就是会进去。”一名私募人士告诉市界。

市界多次拨打叶飞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他的朋友圈,更新状态停留在9月21日,两篇是自己对股市的评论,一篇是拍摄的月亮图。从当天的更新来看,叶飞的心情似乎不错。

这一天,勤更朋友圈的他,并不掩饰自己对出名的渴望。他说,希望能搞几个热搜。

最终,希望上热搜的叶飞,将自己送上了热搜。

 

01、被抓前后

叶飞被抓的原因,从证监会发布的通报中,可以窥知一二。

证监会调查显示,在“南岭民爆”“今创集团”“昊志机电”等股票价格案中,2020年8月至2020年12月,刘某烨团伙以股票配资、委托理财等方式控制数十个证券账户,涉嫌通过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等手段操纵“南岭民爆”股票,非法获利数千万元。

而叶某在明知刘某烨等人操纵“南岭民爆”股票价格的情况下,积极提供相关帮助及建议,为操纵市场创造有利条件,并谋取非法利益。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文中提及的“叶某”,就是爆料“中源家居”等个股操纵的叶飞,此次经监管部门的调查,确认了他涉嫌违法违规事实,且达到了刑事立案追诉标准,公安部门于近日已将他抓捕归案。

刘某烨,则是刘锦烨,其热衷于证券投资,因坐庄南岭民爆,在今年年初被抓。其重仓的个股,多次出现“一字断魂刀”式出货方式。刘锦烨与叶飞是在北大读EMBA的校友。

“自投+外包”,是刘锦烨参与二级市场的模式。叶飞所在的倚天投资,是刘锦烨外包的投资机构之一。双方共同提供股票资金账户,刘锦烨随时跟踪监控倚天投资,调整资产配置方案,从中获取利益。

叶飞“自杀式闹剧”终收场

在刘锦烨被抓时,针对其坐庄手法,叶飞曾在微博点评称:“涨停出货才是王道。愿北大校友刘总早日重出江湖。”他还称,“会一直等他出来,好兄弟一辈子。”

叶飞被抓,其实早有端倪。在此之前,市界发现,言辞激烈的叶飞,在社交平台的账号,曾先后被封。

在外界看来,叶飞的个性,无疑张扬而高调。他在两个月前表示,以他为原型的中国版《华尔街之狼》正在筹备中,自己的基金公司也将在下个月开业。除了想赚钱还债外,他还想做个好人。

想做个好人,源于电影《无间道》。无间道里的刘建明,一直想做个好人,他以为杀掉知道他身份的人,就可以摆脱黑社会背景,做好人。然而,直到最后,刘建明也没能成为一个好人。

想做个好人的叶飞,想通过举报,将欺骗他的人一网打尽,以此来证明自己是个好人。然而,从叶飞被抓这件事实上来看,他最终也没能成为一个好人。

叶飞是极富争议的。他被认为是草根派的代表人物,投资风格偏爱短线操作,于1994年踏入证券市场,1998年赚得第一桶金,2003年进军私募投资,2007年获得中国股市民间高手大赛第一名,财富暴涨到1000万元以上。

叶飞的倚天投资,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一度成为阳光私募行业的“黑马”。2015年,倚天投资旗下“倚天雅莉3号基金”收益351%,大幅超越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徐翔旗下产品147个百分点。

这一年,也是叶飞从高处跌落的开始。叶飞在帮两名客户炒股时,踩中了大雷。由于都签了保底协议,叶飞先后向客户赔了不少钱,最终欠下的债务高达三四亿元。

在还了几千万后,叶飞没钱了,就被列为失信人。欠下巨额债务的叶飞,在随后的这些年里,什么赚钱干什么,私募基金经理、教人炒股,还当上了“中间人”。

走上“中间人”之路,为叶飞“自杀式”举报埋下伏笔。

 

02、“自杀式”举报

叶飞的“自杀式”举报,始于今年5月。

当时,叶飞爆料称,以中源家居在内的18家上市公司涉嫌操纵证券市场。他与中源家居之间的纠葛在于:中源家居以市值管理的名义找到盘方,叶飞作为中间人撮合机构接盘,但事后合作盘方赖账不付尾款,导致叶飞被下家催债。

就在外界质疑不断的两个月后,7月23日,证监会通报了中源家居股票价格操纵案,证实了叶飞的爆料是真的。

彼时,叶飞不避讳地说,作为中间人,中源家居是他的第三次被骗,前两家分别是华钰矿业、众应互联,经历也是大同小异。

面对“中间人在法律上是如何定性”的问题时,叶飞曾告诉市界,“我只是个拉皮条的中介,没有操纵股价,也没有参与内幕交易。做中介也没拿到钱。”

他还向市界出示了他作为证人的文件。他再三强调,目前我的身份是证人,而不是犯罪嫌疑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叶飞“自杀式闹剧”终收场

除了证监会通报中源家居案印证了叶飞的爆料这件事外,当时还有一件令他尤为高兴的事:以叶飞为原型的中国版《华尔街之狼》正在筹备中。

“这部电影我会拉一些人来投资。”叶飞说。

但在外界看来,叶飞的被抓,早就在预料之中。一名私募人士告诉市界,叶飞爆料的开始,最终的结局就是坐牢。“叶飞撕开了金融圈的遮羞布,在圈子里是混不下去的。众所周知,做市值管理这些,大多都是违规的。”

其中的逻辑在于:上市公司想要做定向增发,或者高管希望高位减持,就想通过市值管理把股价做高,以实现利益最大化。为了推高股价,上市公司就选择盘方资金,再自己发布。利好消息相互配合。当股价上升到高位的时候,就开始定增或是股东减持。

割一波韭菜后,股价下降,人气涣散,股价低迷,过段时间再循环往复。在此过程中,如果跟风盘不足,就会找公募基金接盘,并用高额私人回扣做诱饵。最后,受损失的是买基金的股民。

对于自己举报的孤注一掷,叶飞曾回应网友说, “和坐牢相比,你愿意被欺骗吗?如果坐牢,我也认!以后不许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骗我……”这种回答很叶飞。他还曾称,宁愿我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负我。

如今,随着证监会通报的靴子落地,叶飞“没有参与内幕交易”的铮铮铁言,似乎被现实狠狠打了脸。并且,就在叶飞被抓前,中国版《华尔街之狼》也胎死腹中了。

“一个多月前,在与叶飞开了一场研讨会之后,公司评估这个项目不是很乐观,就没有推进了。题材开发和获审难度太大了。”阿部(厦门)影业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唐洁称。

按照目前的通报情况来看,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的胡鹏律师告诉市界,证监会发言人对叶飞使用了“抓捕归案”的描述,证明其至少已因操纵证券市场被刑事拘留。根据刑法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罪其量刑幅度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叶飞虽然是举报人,但通过其举报的内容,可以明确反映其亦是操纵证券市场的参与人,举报行为是否构成立功等量刑考量因素,不影响对叶飞自身的违法犯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

 

03、动真格的零容忍

两个月前,透露即将开新私募公司的叶飞,多次强调,必定合法合规经营。他还表示,会将爆料继续到底。

然而,以目前情况来看,在很长时间内,叶飞这两个愿望恐怕都要落空了。

据证券时报报道,针对利益分成,叶飞和刘锦烨确实进行了明确规定,比如亏损部分70%由刘锦烨方面承担,30%由叶飞的倚天投资承担等等。叶飞甚至还劝刘锦烨,不要对单一一家公司的流通股高度控盘,一般不要超过50%,但刘锦烨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

时至今日,叶飞该为他当初的行为买单了。

胡鹏指出,从刑法修正案中增加的多个涉及资本市场罪名、证监会等监管机构对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查处力度来看,目前我国资本市场监管态势进一步趋严,时常采用行政-刑事联动的方式查处证券市场违法、犯罪行为,任何妄图再用违法方式在中国证券市场兴风作浪、赚取非法利益的人都不应抱有侥幸心理,一定会受到对应的调查惩处。

监管机构从严处罚、零容忍的态度,的确从多起案子中可以看到。今年8月,深圳证监局与公安机关成功查办一起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大案,位于广东、湖北、河南等地的14名主要涉嫌犯罪人员被抓获归案,其中7人已被批准逮捕、4人取保候审。

主犯“牛散”方奕忠系惯犯,2019年11月至2021年6月,通过几名中介与多个黑嘴团伙勾结,利用直播间、微信群诱骗投资者高价买入70余只股票,其反向卖出金额多达20余亿元、非法获利超2亿元,涉嫌构成“抢帽子”操纵证券市场犯罪。

叶飞“自杀式闹剧”终收场

同样是在8月, A股上市公司三夫户外发布公告,董事易伟于2021年8月13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立案告知书》,具体内容如下:“因你涉嫌操纵‘三夫户外’,非法从事证券投资咨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2021年7月30日,我会决定对你立案。”

9月,浙江省金华市人中级人民法院,对吴承泽等人操纵市场等违法案件做出一审宣判,主犯吴承泽被判处19年,并处罚金7903万,另有团伙14人被分别判处2-6年不等刑期。

法院判决显示,吴承泽团伙抢帽子交易操纵股票465次,获利2.7亿元,资金型操纵7只股票,获利2.6亿元,合计获利5.3亿元。

该案为A股首例利用盘后票实施抢帽子操纵案,同时也创下A股操纵市场案件刑期的最高纪录,超过徐翔案。

“抓我就对了!抓了我等于打掉了全国‘黑嘴’产业链的顶端。”吴承泽被捕后,曾对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如是说。

证监会上市公司监管部副主任郭瑞明表示:“以市值管理之名行操纵市场内幕交易之实、借市值管理谋取非法利益的行为,是证监会长期以来严厉打击的重点。”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还指出,有组织实施操纵市场违法犯罪案件,反映了操纵团伙与配资中介、市场掮客、股市“黑嘴”等相互勾结的灰黑利益链条,是近年来证监会“零容忍”打击的重点违法类型。

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第一检察部检察官王波在公开场合表示,操纵证券市场犯罪有四大危害:一,破坏了国家证券市场资源配置作用的发挥,危害了金融安全;二,操纵股票导致上市公司股价暴涨暴跌;三,盘后票的骗局,就是直接从股民口袋里掏钱,股价下跌让股民亏得更多;四,害自己,面临漫长的刑期。

任何在法律面前心存侥幸的人,终将无所遁形。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略网立场。)
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